动态

爱国情奋斗者丨吴双文:无悔的城市“清道夫”

[ 时间:2019-11-30 17:42:43 ]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来到“热爱国情的奋斗者”栏目。今天,吴双文受到深圳腾朗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创始人吴双文先生的邀请

主持人:你好,吴先生

吴双文:我很自豪。我来自深圳

吴双文:20世纪80年代初,我向深圳和蛇口发送炸药,炸毁这座山,填海造地。第一枪是我们公司送炸药的。

主持人:你在哪里把炸药送到深圳的?

吴双文:在蛇口,在当前赤湾港口旁边的山上。

主持人:运送货物的路上情况如何?交通怎么样?

吴双文:那时,公路上基本上没有沥青路。它们都是泥泞的道路,尤其是蛇口。我记得当我去蛇口的时候,解放的两辆车不能相遇,只有一辆可以撤退或者一辆可以避开。

主持人:深圳的第一声参与声也是改革开放的第一声。这对你意味着什么?

吴双文:那时,我们相对无知。我们觉得每次来深圳,发展都很快。整个市场非常活跃。有很多建筑材料。我们交付的最多的是钢筋混凝土。我们日夜把它带到深圳。深圳的快速发展让我们感受到国家改革开放的力量和深圳的拼搏精神。岗位上的工人非常活跃,积极的社会氛围非常好。当我们回到大陆时,每个人都羡慕我们:"来自特区的人,来自特区的人。"但我们只是日以继夜地工作,并得到更多回报。老实说,我觉得我有不同的身份和不同的面孔,给内地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深圳人似乎很骄傲,我觉得很满足。

环境保护:收获生命中的第一桶金

吴双文:从事海上横向运输和港口横向运输。随着这个社会的发展和对海洋的保护,当时的环境有点匮乏。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一直在思考如何保护这片海洋。

主持人:海上环境保护和陆地垃圾处理有什么区别?

吴双文:应该说海洋保护比陆地保护更重要。尤其是石油,只要是矿物油,在被海浪冲到岸上后,植物就会被油污弄脏而死亡。第二个是鱼群。如果有石油污染,鱼群将被剥夺氧气,所有缺氧的鱼将无法生存。

主持人:你怎么能想到在陆地上做这种厨房处理?

吴双文:当时,这是市政府的要求。我跟随政府部门做市场调查。我的重点是南山。调查发现,厨房垃圾的日产量约为250-300吨。每月还有300到500吨地沟油。

一些非法人员购买剩余的食物垃圾在荔枝林中处理。他们用一个200升的钢桶处理它,用塑料燃烧,然后加入硫酸。经过粗略加工后,他们用包装重新灌装,然后返回市场。更多的人回到餐桌上,更少的人回到食油上。

吴双文:如果我们不切断它的来源,我们仍然会100%回到餐桌上。我们认为,如果这项工作由能够带头的人完成,我们将来会在这里生存下去。我们的公民和孩子是一个良好的环境,并照顾好公民。我认为这很有意义。因此,我将向政府报告并申请这样做。

当专家们演示时,他们警告说:首先,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它是零。没有治疗,没有技术规范,也没有政府命令。但是一路上,我觉得在过去的十年左右,我没有遗憾。2010年,住房和建设部、环境保护部、农业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派人赴腾浪考察指导工作。腾浪被列为广东省唯一的试点企业。

主持人:对食物垃圾还有恶性竞争吗?

吴双文:地沟油就是这样。最典型的例子是他们用大卡车撞上我们的商务车辆,或者发现有人躺在我们的车下阻止我们的车辆行驶。

吴双文:2012年,山东一家食用油厂餐桌上出现食用油震惊了全国。当时,公安部会同广东省公安厅、深圳市公安局和南山公安局,十几个专案组的人来找我调查。我们非常兴奋:终于有人来关心我了,我们向他们报告了五年多来所有的收入记录细节。他们说他们经营过许多企业,没有一个像你这样正式。我深受鼓舞:我请他们支持我们。在未来两三年内,珠海、广州和东莞的工商部门将会把废油一个接一个地交给我们,只要废油被查获。

技术创新:走出珠三角

吴双文:我国有三种处理餐厨垃圾的主要方法:厌氧法、好氧法和堆肥法。诚然,这三个过程中没有一个比最好的少。对于石油产品的处理,我们的第一代产品相对较暗。混浊、肮脏、腐臭,提取率不高。现在该产品已经是第三代了。该工艺完成后,不仅提高了油品质量,而且提高了提取率。此外,手动操作将减少,操作将逐渐自动化和智能化。

在改进生产工艺和产品质量后,我们逐步探索市场规律,并得到政府部门的支持。目前,我们的产品已出口到欧洲,并获得了欧洲可再生资源的补贴,产品质量赢得了一致好评。

坚持清洁:卖回家

主持人:厨房垃圾处理是从零开始的。从2005年到现在,你认为道路相当平坦吗?

吴双文:不太顺利。从零开始,没有国家政策或地方法律。当时,专家问我,餐后垃圾处理的风险很高,政府补贴也不高:餐后垃圾处理补贴110元,收入补贴60元,累计补贴170元。专家问我是否能活下来。我说,有困难,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坚持下去。我是否带着养老金退休并不重要。我损失了5000万元,对我来说回馈社会是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当企业遇到困难时,我听说你卖掉了房子。

吴双文:因为餐饮垃圾的处理是公益性质的,与此同时,我们未能应对市场的变化,公司一直在亏损经营。特别是在技术和产品升级过程中,资金周转困难。为了渡过难关,我选择抵押出售我的房地产。后来,我还卖掉了我的亲家。

主持人:你后悔当时的决定吗?

吴双文:从当时的房地产市场来看,出售没有遗憾,但回到现在的房价也是一种损失。然而,相比之下,政府已经增加了对餐厨垃圾处理的补贴。我对公众的贡献和对公众的贡献毫不后悔。

主持人:我们行业的人现在在社会上被称为城市拾荒者。你觉得城市清道夫这个名字怎么样?

吴双文:现在当我们在外面收集石油时,有人说工作又脏又累。这真的不是人做的。我认为它非常好。只有像我们这样的拾荒者才能给市民带来清洁卫生和美丽的环境。这是一项市政工程,也是我们行业的一项社会义务。我们有责任做好这些工作。到目前为止,我认为我已经成功了。

编辑黄小瑜

江苏快3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河北快三

上一篇:迎接“十一”国庆黄金周 厦门火车站加开194趟列车
下一篇:齐鲁晚报:“同城同质同价”是机场餐饮的必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