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政府增杠杆 做大普惠园

[ 时间:2019-11-01 12:34:45 ]

■进入国家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实验区专题报告

宁国市试点任务

●公益性全纳学前教育财政投资保障机制

●完善学前教育的教学和研究体系

安徽省宁国市位于安徽省南部山区。由于地理交通和资源禀赋,学前教育资源的供给有限。到目前为止,城市地区只有4个公园,公园里的孩子占城市公园里孩子总数的18.4%。然而,与此同时,全纳幼儿园占83%,远远超过安徽省目前66.2%的平均覆盖率。

宁国市是安徽省唯一一个被命名为“全国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试验区”的县。共有83个公共和私人公园,其中43个是包容性私人公园。占全国一半的包容性私人公园在缓解入园困难和费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这让人不禁要问,政府是如何制作一个大而包容的私人花园蛋糕的?几天前,记者带着这个问题进入宁国市寻找秘密。

杠杆激励民营公园经营活力

“在资源有限的前提下,政府应该做的不是什么都做,而是巧妙地利用‘系统杠杆’来调动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学前教育。”宁国市教育体育局局长、党委书记胡正平说。

“杠杆化”的第一步是充分明确政府、社会和幼儿园之间的权力和责任关系。胡正平说,如果政府能“增加杠杆”,社会就能“去杠杆化”。“我们通过制度供给、政策牵引和资金杠杆增强了办学活力,减轻了社会组织的负担,增强了信心,实现了轻资产办学。幼儿园强化主体责任,规范办学行为,通过监管实现优胜劣汰。”

为此,宁国市制定了《学前教育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全纳幼儿园认定标准和办法》等一系列制度。一些包容性的私人公园已被确定并逐年审查。明确提出积极推进公共办公救助和私人公园公共建设体制改革,实施土地使用和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通过综合奖励和补贴等多种方式支持包容性私人公园发展。

“政府的支持是多方面的。如果达到宁国示范幼儿园及以上,持有幼儿园教师资格证书的比例达到一半以上,政府将给予30%-50%的补贴,以聘请合格教师购买社会保险单位承担的部分。我们建立特色品牌,政府可以通过多种方式给予财政补贴。”广材幼儿园主任鲍戚颖说。

为了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以多种形式建立包容性的私人公园,宁国市还鼓励优秀的公园教师离职创业,从而将严格的公园管理标准和先进的学前教育理念推广到私人公园。

阳光学前教育中心是宁国市大型民办学前教育机构。其主任刘梅子是宁国市幼儿园的骨干教师和“宣城市学前教育学科带头人”。2007年,在政府的支持下,她主动离开宁国幼儿园,创办阳光幼儿园。

“当我在公园的时候,我发现私人公园和公共公园之间有很大的差距。硬件很差,教师缺乏组织游戏的能力,家长的想法也过时了。”刘梅子说。在上级领导的支持和优惠政策的支持下,她决心利用20多年在公园积累的经验,在民办学前教育方面做出大胆的尝试。现在,该中心已经建立了许多学科园,成为当地优质私立学前教育资源的代表和公共园的有益补充。

在短短几年里,“杠杆”力量已经初步出现。市财政用7300万元专项资金和1000万元上级资金吸收2.8亿元社会资金。新建、改建和扩建了37个公园和包容性私人公园,面积43,000平方米,幼儿园学位增加了4,200个,完全满足了城市学前教育的需求。

巧借外力铺设私人公园

我自己建了一所幼儿园。我没有花任何钱,但我邀请了公共公园的专家团队来帮助我办幼儿园,幼儿园从一个普通的私人公园升级为城市包容性私人公园的领导者。宁国幼儿园凤凰子园主任叶飞认为办幼儿园可能是他一生中最正确的选择。“在这个行业,我收到了校长们最真诚的反馈和家长们无数的感谢。”

2016年,叶飞从凤凰社区开发商手中收购了公园,看中了公园的高质量教育标准。叶飞和宁国市教育体育局一拍即合。宁国市幼儿园是该省一级幼儿园,派出了一个专家小组对其进行全面管理,并以独立公园的形式投入运营。

"凤凰花园的标志挂上后,我们会把它当作自己的。"宁国市幼儿园主任芮敏说。2016年,宁国幼儿园将派出4名骨干教师进驻。这所学校将连续驻扎三年。

从事学前教育十多年的吴建华也成为凤凰公园的执行董事。从一个已建立的公共公园到一个新生的包容性私人公园,从一名重点幼儿园教师到公园经理,吴建华承认起初压力很大。

创业之初,道路是蓝色的。"虽然我们在这里领先,但后面还有增援部队为我们提供能源."为了让教师更快地熟悉新幼儿园的管理,宁国幼儿园实行了一对一的教学模式。主幼儿园为子园分配了四名管理负责人,他们分别在四个方面提供一对一的协助:园圃管理、安全与教育、教育与教学、医疗保健。每周,几个帮助校长去凤凰花园见面、交流和解决问题。

这样,凤凰子公园作为一个包容性的私人公园,其保护和教育水平几乎与公共公园相同,在其管辖范围内辐射了近500名儿童。

巧做培训平等对待缓解民办公园教师压力

在公园的帮助下,一些包容性的私人公园实现了裂变式发展。与此同时,一些新招聘的年轻教师也在培训和老教师的指导下实现了可持续的专业成长,这与公园教师没有什么不同。

2017年,熊斗通过招聘考试,来到凤凰公园。仅仅两年,她就从一名普通的幼儿园老师成长为公园的中层管理者。"在这里,最大的感觉是她一直在成长."

今年4月,熊斗在宁国市“游戏中的孩子”学习故事评选中获得北区一等奖和宁国市二等奖。在比赛的准备过程中,她记不得吴建华给她做过多少次深夜辅导,她仔细指出了在哪里使用什么样的衔接语言,如何看,以及要搭配什么样的身体动作。

“我们做教师培训。公园和私人公园的教师总是受到平等对待。”胡正平说。目前,宁国市已将幼儿园教师培训纳入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计划,完善幼儿园教师在职培训制度,每3年实施一次校长培训,每5年实施一次教师培训。

仅在2018年,宁国市就结合国家培训、省级培训、市级培训、电影级教学研究、学前教师研讨班等活动,先后组织完成了幼儿园校长“三阶段”全员培训、南京师范大学骨干教师培训、幼儿园教师资格和技能提升培训、幼儿园教师计算机网络管理。教师的参与率已达到70%以上,共有1 544次培训。

“我来的时候不想离开。虽然我是一名私人花园教师,但花园提供的发展平台和成长空间与公共花园教师提供的并无不同。”熊斗从许多地方旅行到凤凰花园后,打算停下来好好干。“在这里,我觉得我真的是幼儿园老师。这是我的专业带给我的力量,也是平台带给我的信心。”

中国教育新闻,第一版,2019年10月13日

上一篇:他娶了舞蹈家,从此爱偷偷画妻子同事,一组少女跳芭蕾卖了上千万
下一篇:86型底盒具体参数有哪些
推荐阅读